仙剑:破碎虚空的梦境----仙剑OL之恋篇2

  09.06.18的记忆

  首先,我在此恭喜我文章提及的他和她今天新婚愉快。

  接下来所写的,是我一直想写却未写的,这两天睡眠很少,想的事情也很多,一些尘封的往事也一点点的回忆了起来。

  今天有位朋友说我利用自己的伤痛,来获取女人的不忍,我已经作了回复,在此再澄清一下,我写的这些东西,只是内心情感的写照,我不是爱情的乞丐,不会向她乞讨一丝感情。

  有禅语:“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落花遇见流水,纯属天意;而流水不恋落花,亦是无奈。几百年前古人都明白的事情,作为后现代青年的我也明白几分,不过是自古以来无情不似多情苦罢了。

  我是一个性格相对比较内向的人,虽然经历了几年风雨的洗礼,思想上依旧是保守的,传统的。我一直认为责任是男人最大的事情,爱情是唯一的,浪漫和多情不是寻找情人的理由。

  但是这个多元化的社会,让人有太多的无奈和自由,男人出轨已经是被视为身份和财富的一种象征,而女人出轨则成了新时代的标志,我仅仅是不愿为结婚而结婚的剩男剩女中的一员。

  ---------------------------------------------------------------------------------------------------

  破碎虚空的梦境

  在芸芸众生之中,我和她相识是一个纯粹的偶然,那天她在区域里喊要粗棉布,当时我身上并没有粗棉布,但是却应了声我有,然后从集货坊上购买了细绒棉在她面前加工。

  材料交易是游戏中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当时我属于游戏中的老好人,副本的东西,除了自己的装备其他什么都不要,偶尔碰见小号要点钱和材料什么的,也都是随手送了。

  点交易之前,她问多少钱,我说不用了,这东西都是用的人没有,有的人不用,对我来说不值钱的。但是交易的时候,她还是点了3000文钱,也许她不想欠人家一点。

  由于当时级别都是差不多,再加上我是一个刚建帮会的帮主,就随手加了她好友,故事就从这开始。

  那天在济南城的外面,见她头上没有顶帮会的名字,就上前问她怎么退会了,她说在会里不自由,不开心,就离开帮会了。我当时就问她,有没有想过换个帮会,她说先自由几天,说不定哪天会找个帮会加了。

  当时她是全4的装备,而我们帮会大部分是白装,所以我虽然有过想拉她入会的想法,却没有提起,我这人不喜欢求人,也不喜欢让人感觉我是因为装备才拉人。由于当时都在一个级别上,做任务的时候经常碰见,有一天见她头上顶了一个帮会没几个小时,就没了,我心里就有些感叹女人真是善变。

  在那天的晚上,大理的广场碰见她一个人站在那里,就上前问她:又退了?

  她说:不适合,所以就退了。

  我陪她在那站了一会,说:咱们有时候是差不多同时跑环,但是我们跑完了你还在跑,你知道为什么?

  她打了一个疑问的表情,我说:有些任务几个人同时做会更快的,咱们都是一个级别,咱们从明天一起跑环吧。

  她赞同了,然后接下来几天我们每天在一起跑环,做任务,还下过几次副本,虽然她最讨厌下副本。

  有一天晚上,天女跑完了,她静静的站在那里。我说:怎么,不开心么?她沉默了一会,说:头上多顶个名字挺漂亮的。

  我就随口问了句,那你加入我们会吧,我不会要求你做任何事,你有足够的自由。

  她沉默了一下,接受了我的建议,我给了她一个副帮,当时有个别有意见,我仅仅说了一句,将来下高级副本你们想不想有人带。

  其实这是搪塞其他人的话,因为我知道她不喜欢下副本,所以我每次任务完,我们最多的时候是站在大理的浮桥上看着下面的云卷云舒。

  这样的日子没有继续多久,大概一个多星期吧,有一天她说有个朋友想要仓库里的一把剑,问我行不行,当时组队的一个朋友说,如果是会里的人没有一点问题,那东西毕竟是大家一起打的。我接着说,你能拉他入会时最好了。

  她沉默了一下,没有再说话,但是接下来任务中都没再说话,这段沉默让人感到窒息,我说拿给他吧,一把剑而已,大不了咱们再打,有什么事情我这个帮主担着。

  我朋友犹豫了一下赞同了,但是她却说,已经花钱买了一把,当时的空气立刻冷了下来。

  那天很晚,她站在大理品帖会长老那里,她说她要退会,一把破剑而已,你们把他当做宝贝似的。

  我替朋友辩护说,那是大伙一起打的东西,他说的有一定道理,如果仓库里的东西可以随便送给帮外人的话,以后不好管理的。

  但是她执意要退会,我说:如果你真的要退的话,那我也退了。

  我这话让她吃了一惊,她说:你舍得么?那可是你一手创建的帮会?没必要因为她放弃。

  但是当她看见我很快头上失去了名称的时候,一下子沉默了,问我是为了什么?

  我说:跟你在一起的这几天是我玩游戏最快乐的几天,我喜欢跟你在一起的感觉,就这样。

  她还是担心地说:就为了这个虚无缥缈的感觉,你会后悔的。

  我笑着说:做过的事情就没得后悔,你不是喜欢头上顶着帮会的名字么?那咱们就自己再建一个帮会。

  她兴奋了一下,说道:那这个帮会就咱们两个人,以后就没人再说咱们了。

  接下来研究帮会的名称,我说你喜欢什么,她说她喜欢自由,还放出冰鸟的伏魔,说这是她最喜欢的宝宝,她想象鸟一样在空中自由飞翔。

  我提了几个关于自由的名词,她都断然拒绝了,说太俗,我打了一个受打击的表情,我说要不你想吧,但是她想了半天放弃了,说太费脑子。

  我想了一会,说:要不叫“永恒之心”吧,这代表我对你一颗永恒不变的心。

  她说还是太俗。我说是俗了点,但是至少心是真的。她叹了口气,又问了一遍,如果你现在后悔的话,还可以回去。

  我说:既然选择了,就没有后悔,以后这样的话你不要再说的,我会生气的。

  帮会建了起来,她把帮主的权限给了我,说她不会设置仓库东西,嫌麻烦。其实我知道这是一种托词,是一种变相的弥补,但是我并没想太多,就两个人的帮会,谁当帮主,谁当帮众还不是一样。

  从那时开始,永恒之心就慢慢在服务器传开了,刚开始还有人问,你们帮会怎么就见你们两个人啊,我都笑着说,我们是二人帮,不收人的。

  我们从36级开始,从白虎林的任务,做到姑瑶,从姑瑶再坐到天上谷地,从天山谷底坐到巴蜀,从巴蜀坐到琅琊,从琅琊坐到蜀山,我们的级别也是47级了。

  这期间,我们两个人形影不离,几乎没有单独成过队,无论是活动,还是副本,还是跑环,甚至有时候跑尤氏我们都是在一起,服务器里无论认识还是不认识的朋友,见到我们都说你们真幸福,好羡慕你们天天在一起,你们是服务器最恩爱的一对了。

  听到这样的赞叹,我的心总是甜蜜的,有她在身边就是一种幸福。

  我很少跑尤氏,有时就跟在她屁股面看着她接一个个任务,她笑着说,你就是个跟屁虫,我也笑了,说这辈子是跟定你了。

  她那时候不上UT,我让她下了软件,建了个房间叫温馨的港湾,每次上游戏的时候总是把UT打开,她说开UT她的游戏会卡,我说只想听到你的声音。她说她的声音不好听,我说在我的心中,你的声音是最动听的。

  还记得我们两个第一次打白虎帝的时候,她担心的说咱们两个打不了,我安慰她说咱们总得试一下,如果打不了以后就不打了,结果成功了,打死BOSS的哪一刻的辛苦,让我兴奋的好想喊老婆我爱你,但是没有。

  虽然在游戏里,我和她是众人眼中的模范情侣,但是我们之间从没有喊过老公老婆这样的话,不是不想喊,只是不想喊的那么轻率。

  在一次锁云副本中,那个曾经让我信任的“朋友”,用今天看来不是玩笑的话语说:你要是每天下副本都这么沉默,小心你老婆被我勾走了。

  我当时回答:“我相信她。”

  她也笑着说:鱼才不相信你的话呢,他对我是最放心了

  我听到这话,无比的幸福,这也许算不上一种承诺,但是至少我听得出她话语里的骄傲。

  在合区消息传来的时候,她突然间不玩了,我给她打电话,她说不想玩了,觉得没什么意思,那些复制的合过来有什么好玩的。

  我说你不玩,那我也不玩了,从5月23号一直到6月2号,就再也没上过游戏,我们每天在QQ上聊天,视频。

  有一次她问我,说她不是美女,这样天天看她,不感觉累么?

  我说只想看你今天笑过了没有,你笑起来是最美丽的,我喜欢你那种调皮的笑。

  她那边无语,说那你看吧,总有一天你会倦的。

  6月2日,当官方宣布取消合并服务器时候,我打电话给她说不合了,咱们上吧。

  她那边很消沉地说没啥意思,我说你闲着也是没事情做,天天呆在电视前还看不腻啊,就这样我又把她拉回了游戏,却不想这次是把自己拉向了痛苦的深渊。

  时至今日,翻翻记忆还是甜蜜的,我现在已经不想说些什么了,当那个人今天在满世界喊你多么多么爱她的时候,我想问一句:“朋友你是不是很虚伪,如果这是你的真心话,那你生活中的老婆算什么,你生活中的女儿又算什么?”

  如果你这个问题回答不了,那就不要满世界喊爱,除了让人感觉你的虚伪和无耻,还能说明什么,也许你的爱就像一.夜.情那么简单,请不要侮辱了那圣洁的词语。

  那现在我只能祝福你们,希望你们天长久,虽然是苦涩的,却是真诚的,我只希望她幸福和开心。其实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真的感觉自己很虚伪,原来自己也是个心口不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