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战场:战争?or 爱情?

  风暴前夕,荣誉战场。皑皑白,奥特兰克。

  记忆再次掀开我那有如幽梦般的净白。冲锋的号角伴随心的律动,一上一下的起伏,奔跑着,厮杀着,疲惫着。
   

  那莫须有的动容怀念,如逝川之水,在我的回忆中一发而不可收拾,俊不止。时近两年,当我再一次站在冰雪墓地旁的小山,看那红绿相间的名字交替出现消失时,我知道这一次,我是为你而来。为了寻找,为了缅怀,为了纪念。亲爱的紫,你在哪里?
   

  记忆再一次把我送回05年的初秋,在那四季一般白雪依依的奥特兰克。为了那把“剥夺者”,终日的剥夺与被剥夺让人疲惫万分,倦了,真的倦了。我开始骑着战马在战场里乱逛,在山头看着他们把墓地争来夺去,或漠然地欣赏综合频道漂浮的字眼。“冰翼,雷矛,空军,冲,冲.....”
   

  有时战火甚至持续几天也分不出胜负。在这混沌得有些无所适从的游戏时光中,一个平静的午后变得清晰,变得令人动容。那天寝室外的阳光很好,打在电脑屏幕和自己的脸上,暖。一个牧师骑着亡灵漂亮的坐骑,跟随着我的人物角色,寸步不离的跟着。

  我开玩笑的说:“跟着我干吗,爱上我了?”。
  “额...战场在哪里呀?”
  “汗,你不知道这是战场啊。”
  “知道,但怎么没有人呀?”
  “恩,人都在前线,这里是后方。”
  “那你怎么不去前线呢?”
  “...我是逃兵。”
  ......

   缘分总是这样不经意的开始,也不断的在以后的岁月,写下或悲或喜的心情。之后的那段时间也许才是我游戏中最开心的时候,不为副本,不为荣誉,不为装备每天上线她都主动组我,无论干什么。有时没有事干,我们总在一起。我们在特有的游戏方式下享受着游戏的欢乐。欣赏艾则拉斯的湖光山色,或拖着尸体去坐联盟的矿道地铁,去达纳苏斯湖心的小岛坐在一起谈天说地,或从铁炉堡PK的人群中迅疾穿过,攀爬铁炉堡巍峨的后山。
   

  那段时间,无论是游戏还是生活,都时时充斥着她的影子。手机里满是她的短信,而不再是我看时间的工具。很多小女生式的撒娇,却让自己内心却觉得富足温暖。一个人渐渐地在自己心里成为了一个习惯。突然觉得自己在游戏中有了真正的价值,就是给她带来欢乐。也渐渐发现自己对她上升的感觉,虽然连她的样子都想象不出,但她身上那份我无法企及的善良,至今依然觉得尊敬和珍贵。她在那段我人生低谷的岁月填补了自己莫大的孤独和寂寞,虽然只是在一个0和1堆积起来的一个虚幻的世界。但我发现喜欢上她依然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缘分始终没有真实的出现在自己真实的生活中。地理上我们相隔遥远。时间却永远保持着它应有的姿态,留给我的,莫名的伤悲和失落。
   

  游戏渐渐步入了另外一种方式。彼此各自的公会或多或少的开始了RAID。开荒,开荒,副本,副本,MC,BWL。也许一个女孩总是以感性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装备的争吵,公会的不和谐。我一些自私的话语。渐渐的,那个影子从视野中消失了。奥格瑞玛那个带着小猫吃着风蛇把自己变成海盗样子身的亡灵牧师,消失了。心有一丝作痛,一缕悲凉。手机的铃声也渐渐的不再想起。就这样,轻轻地离去了吗?
   

  我继续没有目的的挥霍时间,我知道,在游戏里我的心已空了。装备在没止境的更换,可快乐早已随着那个身影不知飞去了什么地方。当我疲惫的倒在NAXX那漂浮的堡垒中时,我发现我现在的喜悦就如同这空中楼阁没有了支点。我消失了,随着你远去的步伐。
   

  风暴前夕,当我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来到再一次成为人们焦点的战场时,我沉浸在奥特兰克静静回忆时间的痕迹。我发现变了,一切都变了,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讲的物是人非?雪地上再也没有了激烈的交火,一场战斗结束的步伐快得让人来不及怀念。变了,一切都变了。可紫,你在哪里?
   

  一个隐藏在影子中不为世俗孤寂冷傲的刺客,一个圣洁笼罩为他人奉献自己的牧师。她温暖我的孤独,融化奥特兰克千万年的冰雪。

 

(完)

如果您想抒发长久以来憋在心里的《魔兽世界》感言或故事。
如果您想让您的作品立刻给数百万《魔兽世界》的玩家看到。
如果您想在一个最权威的平台发布《魔兽世界》的精品佳作。
请马上登陆《魔兽世界》全新的玩家投稿系统 article.wowchina.com ,这里是您创作的家园

魔兽世界

进入专区>>
  • 游戏类型:网络游戏
  • 开发公司:暴雪娱乐
  • 运营公司:网易游戏
  • 发行平台:PC

你对该游戏感兴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