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的第97天,我在《魔兽世界》战歌等候

  断筋、致残、痛苦无常。。。。一个个数着身上的DEBUFF,挥手给扛旗的战士一个恢复。
        用最后的210点法力施放心灵尖啸,
        一个天使飘起,画面定格,3:0联盟获胜。
        出来战场叹了口气:
        即使队伍再优秀,
        也不再有那么一个人
        不顾一切的扛着旗帜回身来救我。

        于是想起那个人
        他和她分开后,团长鼠标一动,他就被分进我的生命里。

        生活不再是每天Raid以外就一直带小号。
        屏幕上出现“发现银翼要塞”一行黄字的时候,我不开口示弱,只默默跟着。UT里他教我,字字珠玑;我听着,件件照做。
        他说:“你要记得,在战场,你一定要先想办法保护自己,你能活下来才是最大的胜利。”
        心头一暖,突然想起左以泉那温柔的眼神看着瑞希的时候,也是这样说:“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瞬间坠入的感觉是甜蜜的,抱着被子暖暖的,11月的冬天,幸福如春花绽放。

        一个每天出了NAXX就组个公会团打战场到两三点的人说自己不喜欢战场肯定没人相信,我的确不喜欢战场,我喜欢的,只是能跟在他身后,让他的名字永远排在第一;我喜欢的,是每次他说要我跟好他的时候,我都能得意的回答:“我一直都在。”
        风暴前夕的到来,满城尽是暗影牧,偶尔一个白的,也是抬手一个小盾墙,我固执的坚守神圣天赋,为的只是很久以前,我们还同在无法无天公会的时候,他在我的公会备注里写着:“甜水第一PVP神牧”。我何得何能敢为第一?只在他心中第一罢了。退会两次,每次回来都厚颜无耻地给自己重新写回来,什么都在改变,这个称呼一直都不曾变过。

        爱情离开的第97天,我一个人在铁炉堡门外对着星光失声痛苦。
        多久没有那种心手相应的战斗了?想像他那边点起根555,放下火机点击确定进入战歌峡谷,UT里谈笑风生的样子,沉迷其中。

       “潇潇?你在发什么呆呢?快上马,我们去拿旗。”
        我一惊,发现已经2:2了,慌忙上马追去。他扛起旗,一路杀出重围,又指挥家里只留一个猎人,余下的都出来压制中场。
        我向来喜欢这样硬生生的抢旗,颇有铁血豪情。
        可惜那天终于到了通道口,不过10秒,仅余我们二人。心灵控制把最后一个部落狠狠的拉回来,部落援军赶到,同样的浑身Debuff,同样的心灵尖啸,不同的是——他回身一个冲锋,放弃了唾手可得的胜利。

        站在十八梯的桥头俯视他说过的道路,把我纤细的足浸在朝天门的江水里,嘴里嚼着甜脆的麻花,头上绾着发的是瓷器口买的古朴的簪,学着女孩子婉转的调调说起重庆话,却怎么都查询不到他的信息。

        君住长江头,妾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我不远千里从长江尾逆流而上,阻挡过我的不止奔流而下的江水,还有现实中那么多的艰辛。终于鼓起勇气披荆斩棘,他却步步后退不肯相见。
        只是因为我曾经的迟疑么?可是,我只是个懦弱的女子。他爱的时候我不敢,等到我敢了,他已经不在。
        要离开的时候,终于舍不得,最后一次在江北机场打电话给他。
        坐着喝咖啡的时候忽然想,这个位置会不会你也曾经坐过?
        他终于到来,对坐不语。一瞬就已千年,恍惚间沧海桑田,一生就此终结。

       “我还是你心头的眷顾吗?我还是你一半的攻击力吗?我还是你身边的骄傲吗?
        原来情场并非战场,不是我什么时候抬头你都能挡在我的身前;然而无论情场战场,只要你回头,我一定会在你身后。“

                              ----------------------2007年7月23日 分手后的第97天 我在战歌等候

(完)

如果您想抒发长久以来憋在心里的《魔兽世界》感言或故事。
如果您想让您的作品立刻给数百万《魔兽世界》的玩家看到。
如果您想在一个最权威的平台发布《魔兽世界》的精品佳作。
请马上登陆《魔兽世界》全新的玩家投稿系统 article.wowchina.com ,这里是您创作的家园

魔兽世界

进入专区>>
  • 游戏类型:网络游戏
  • 开发公司:暴雪娱乐
  • 运营公司:网易游戏
  • 发行平台:PC

你对该游戏感兴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