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小说:背叛

        雷霆崖脚下的一个酒吧里,坐着一位华丽的血精灵。
        全身淡蓝色的法袍,遮住了身上浅浅的紫罗兰色。手腕上,带着散发着幽蓝色的宝珠。颈中挂着一串白如的饰品,上面深深的刻着四个字——也许是他的名字——时隐时现。双肩上一对时停时动的翅膀。头上一个浅蓝色的头圈慢慢地旋转。远远望去,宛如一位淡蓝色的天使。桌上倚着一把龙头做的法杖法杖上的龙头闪着淡淡的蓝光,时不时转动着。
        他,本是一名优秀的血精灵牧师,只是心中本能的对于魔法的渴求,迫使他离开了卡利姆多。
        走的那天,她一眼都没有瞧他,反倒是他,慢慢地后退,看着她的背影,在天边,渐渐变成一个亮点,然后消失。
        而现在,魔法已经对他失去了诱惑。无所事事的他始终沉迷在酒店里,一双浅绿色的眸子里散发着淡淡的忧伤。淡蓝色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愁容。
        他喜欢酒。因为酒能让他超然,让他释怀,让他忘掉不能忘掉的一切。

        这天,来了一位威猛的牛头人战士,背上缚着那把闪烁着银白色光芒的逐风者之剑。乌黑油亮的剑身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店主人,来坛酒。”牛头人大声说道。他从坐下拉出一把椅子,坐了下来。那一声吼叫震落了屋顶的一些灰尘。
        血精灵不予理睬,依然高举着酒杯,大口的喝着,似乎永远喝不完,永远不会醉。
        一顿饭的功夫后,店里又多了几个人。
        一名巨魔法师。天蓝色的皮肤上,掩着一件淡红色的法袍,腰间束这一条被冰封的腰带,头上戴着一顶极寒的头冠,冒着丝丝冷气。双手裹着柔软而又冰冷的符文布条,一些异样的文字浮在这布条上。桌子上,躺着一根如冰般寒冷,透着淡蓝色光芒的寒冰法杖,法杖周围有一滩水,一滩冷水(遇冷液化的水蒸气)。
        法师的身旁是一名粗狂的兽人术士。由巨型蜘蛛的蜘蛛丝和红龙的龙皮制成的暗红色发泡与深绿色的皮肤似乎并不搭调。颈中挂着一个邪恶的恶魔雕像。双手带着的是白骨做成的护腕,这白色里嵌着闪耀的黑色光芒。暗红色的护腿上镶着一个狰狞的颅骨。手中拿着一根杖身黑色,杖顶一颗骷髅的暗骨法杖,刺眼的黑色笼罩着整个法杖。这肥胖的兽人身上,透着一股邪恶的气息。
        法师和术士是结伴而来的。
      “就咱俩人,行吗?”法师似乎不太自信。
        术士轻哼一声,似乎看不大起法师。“哦?呵呵”术士轻笑了一声。说完,端起酒杯,喝下了一口酒。
      “这里不是还有人吗,咱再叫一些人吧!”法师说。
      “如果你愿意的话,”术士傲慢的说着,“我没意见”。
        又是一口酒下肚。
      “喂,你们是不是要去奥特兰克山谷?”牛头人大声说道。
        法师听后,欣喜不已。“没错。你也是?”
        牛头人喝下一大碗酒,说道:“那是。那帮臭小子,在奥特兰克山谷打了个打败仗,想从荆棘谷溜回来,咱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你说,大祭司?”法师对面的盗贼终于开口说话了,但他并不多说一个字。
        这名亡灵盗贼佝偻着身子,腰中插着两把闪烁着红光的匕首。脸上墨黑色的面罩罩住了死尸一般的面颊,只是双眸射出两束墨绿色的视线。全身穿着透着红色光芒的黛色紧身衣。颈中挂着一串骷髅串成的项链,隐现着丝丝冷意。
        法师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没错。”
      “我,去。”盗贼的口中蹦出两个字,简明扼要。
        法师大笑了一声,“原来大家都一样啊,哈哈!”
        血精灵跟着他的笑声,转过身来,侧脸对着他。浅绿色的双眼并没有敌意。
        法师也注意到了他。“牧师,你也去吗?”
        血精灵并没有多想。“我叫迪诺·天空。”随即转过头去,喝了一口酒。
        牛头人听后,大笑道:“又多了一个好帮手。我叫乔恩·星眼。”
      “雷·杜尔。”亡灵盗贼依然那么简洁。
        术士轻哼一声。“夜面·暴风。”
      “我叫卢克·寒冰。”法师高兴地说道
       贫瘠之地那崎岖的山路上,多了五位骑着坐骑的勇士
       骸骨战马总是那么迅速。作为盗贼的雷肩负着这个队伍的侦查工作。棕色的马影穿梭在树木与草丛中间,时而在前,时而落后。科多兽背上的乔恩与骑着迅猛龙的卢克一路上谈天说地,似乎他们是在旅行。傲慢的兽人术士起着幽灵之狼走在他们的前面,时不时会听到他那不屑的哼声。忧郁的血精灵坐在淡蓝色的陆行鸟上,喝着酒,似醉似醒。
        没有人会知道,在卡利姆多大陆的彼岸,究竟有什么在等着他们。
        一路上,并没有遇上敌人。安全的到达了棘齿城。从这里乘船,可以到达东部王国的荆棘谷。直接抵达。
        这里的地精们有着聪明的头脑,始终安然无恙的穿梭在部落与联盟两大阵营之间。有谁敢在地精的地盘上动手,那真是异常胆大。
        这个世界总有胆大的人,异常胆大的人。
        船上,除了这一行人,还有联盟。虽然是敌对势力,但大家都不敢先动手,船还没有驶离地精的地盘。
        大家都只是怒目而视。
        只有迪诺,依然不停的喝着杯中的美酒。
        船慢慢驶离了港口,奔向大海的中心。
        船里,静悄悄的。死一样的寂静。
        只有迪诺的喝酒声。
        船舱里,一名精灵男子松开了与身旁的女友紧握的紫罗兰色的手,直起身来,离开了长椅。一眨眼间,一道迅捷的黑影闪在了乔恩的身旁。乔恩脸上差异的符号还没有画完,只是本能的举起了左手来格挡。只听“嗤啦”一声,乔恩的左手臂上已然有了一道伤口,鲜血还没有渗出来。又是“嗤啦”一声,紧接着是一声沉闷的倒地声,偷袭得手的精灵男子捂着胸口,倒下了。雷,依然似乎木讷得坐着,只是腰间的匕首上多了一抹鲜血。这时,乔恩的伤口处刚刚流出鲜血,滴在了地板上。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精灵会率先出手,更没有谁会想到,雷的身手会那样敏捷,如鬼魅,如鬼魅般不可思议。
        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战斗打响了。
        乔恩首先冲了过去。虽然刚才受的伤并不碍事,但毕竟不光彩。被激怒的乔恩挥舞着手中耀眼的逐风者之剑,随之而来的,是几声凄凉而又绝望的惨叫声。
      “寒冰——霜冻新星。”卢克高举着手中的法杖,口中有力的念叨。他的法杖一挥,几个联盟已经被冻在了原地,双足被极速冷冻的坚冰裹住了。雷双手持着闪烁着红色光芒的匕首,如一道激光,从被冻住的人身旁闪过。又是几声惨叫,几个人影摇了摇,倒了下去。雷将匕首插在腰间,坐下来,喝了一碗酒。
        死人身上流出的鲜血,浸红了白净剔透的坚冰。迪诺手中的龙头法杖闻到了血腥味,杖顶的龙头晃了晃,睁开了惺松的双眼,贪婪的盯着伏在血泊中哭泣的那名精灵女子。
        诺大的船舱里,只剩下了这六人。
        又是一阵寂静。只有那女精灵的哭声。
        乔恩弯下腰,从死尸上撕下几条布。腰间取出了药,洒在伤口处,用布条裹住了伤口。
       “放她走吧!”乔恩转过身来,对其他人说。
        卢克顿了顿,移开了指着精灵的法杖。雷也轻轻点了点头。夜面则轻哼一声,望着窗弦外深蓝色的大海。
        迪诺举起的碗,挡住了他清秀的脸庞,绿色的忧郁的眼神清晰的映在酒中。他左手轻举在半空中,一片黑暗渐渐笼住了左手。突然,他左手一挥,黑色的烟雾疾扑向血泊中的女精灵。
        终于,她,倒下了。
        可她的右手仍然紧握着男精灵的左手,面颊上竟是满脸的笑意。
        乔恩万万没有想到,迪诺竟会对这唯一的,手无寸铁的女精灵下手。卢克也愣住了,满脸诧异地盯着他。雷的面颊被面罩罩住,但他墨绿色的眼神中似乎也有几丝不满之意。只有夜面,仍然面无表情的望着窗外。
        迪诺放下了手中的碗。
       “你,怎么,把她,杀……了?”乔恩问道。
       “两个挚爱的人,应该同生共死。”说完,迪诺又是一口酒下肚。
        夜面仍是轻哼一声,一脸鄙夷的神色。迪诺毫不介意,喝着酒。
        船终于安全抵达了荆棘谷。
        船上的死尸早已被清理干净,血迹也被擦得干干净净。
        迪诺竟然用布条裹住了两名精灵,把他们的尸体带入了大海的深底,在水中做了一个虔诚的祝福手势。回到船上后,他对着尸体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他的眼角竟然滴下了几滴闪亮的光珠。颈中饰品上刻着的名字,一闪一闪的。几束阳光,穿过剔透的泪珠,折射在饰品上,清晰的看到四个字“兰·风语者”。
        终于踏上了久违的土地。
        终于踏上了这熟悉的土地。
        乔恩的伤口已然完全愈合了。他深吸一口气,似乎想一下吸尽所有的空气。卢克则是贪婪的欣赏着周围的景色,难道他是第一次来这里?真是令人难以置信。雷依然迅捷的穿梭在队伍中间,从他警觉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很认真。夜面紧跟着队伍,他那不屑的哼声早已逃离了他的声带,只是脸上多了一股莫名的得意之情。迪诺已经扔掉了他的酒瓶,他的酒,如命般的酒,此时的他,脸上增添了几丝虔诚的微笑,只是那浅绿色的双眼依旧散发着些许忧伤。
        这片美丽的土地。真的很美。
        但美丽的后面往往隐藏着杀机,令人意想不到的杀机。
      “联盟,小心!”雷提醒道。
        卢克握紧了手中的法杖,乔恩的一只手向背后伸去,握住了逐风者的剑柄。
        远处,五六个人影攒动着,向他们冲来。
        一道红色的人影冲向了人群。雷紧握着匕首,闪电般冲到了离联盟几步远的地方。
      “寒冰——霜冻新星。”
        卢克挥着手中的法杖。本以为对方会被冻在原地,任人宰割。谁知并不如此。
        对方的脚下,隐隐闪现着白光。
        寒冰竟被震碎了。
        卢克的脸上写满了诧异。眼睁睁的看着雷,冲进了人群中。
        最前面的人类战士已经与雷交上了手。雷的心里先虚了一阵,交手是未免有些心怯。虽然勉力支撑着,但依然丧失了一大半斗志。又来了一名精灵盗贼,雷以一敌一已无还手之力,这以一敌二更是只有招架之力了。墨绿色的眼里射出了几丝绝望。背后,人类战士的剑刃已斩向雷的后背,雷的双手正抵挡着精灵盗贼犀利的进攻。
        剑刃就要砍到。
        只听得一声闷哼,随之而来的,是剑刃砸地的尖锐金属声。又听得两声沉闷的倒地声。
        不远处,是迪诺淡蓝色的身影。紫罗兰色的脸上,几许微笑。
        地上,人类战士与精灵盗贼身上各有一团黑烟。已然气绝。
        雷的眼神,错综复杂,欣喜之间又夹杂着些许诧异,惭愧。
        迪诺微笑着,点了点头。
        一声震彻山谷的咆哮。
        乔恩也冲了上来,挡在了雷的身前。此时的雷已经恢复了斗志,依旧是那个形如鬼魅,出手敏捷的夜幕杀手。卢克也早已回过神来,参加了战斗。迪诺,依然微笑着,阳光映在他的脸上,浅绿色的双眸似两眼清泉,那般清澈。
        一阵金属的撞击声后,几声惨叫,几个人影摇摇晃晃的,扑倒在地上。
        乔恩喘着粗气,收起剑,重新缚回到后背上。雷平静的抹去匕首上的血迹,插回腰间。卢克长舒了一口气,轻轻放下了举着的法杖。
        山岗上,又闪出了一个人影。
        一头白色的夜刃豹身上,昂首坐着一个窈窕的身影。
        迎风飘动的白色长袍,遮住了如雪般白皙的皮肤,被风掀起的袍子的一角,隐现这精灵领袖的标志。袍子的当胸处,是一双向天祈祷的虔诚的手:这是一名祭祀的标志。背上,背着一把闪烁着金光的龙骨神弓。腰间悬着一壶龙鳞与凤羽做成的弓箭,缚着一把小巧的,看起来并不沉重的宝剑。脖颈上挂着一串白如雪的饰品,似曾相识。在阳光的照射下,饰品上赫然刻着四个字,“迪诺·天空。”白色的长发,随风舞动,更显出几分妩媚。
      “兰!”迪诺不住叫出声来。这一声呼喊,既有惊奇,又有欣喜,又有恐惧
      “没错,就是她。”乔恩高声说道。
      “泰兰德·风语者——月之女祭祀的唯一继承人。”卢克说。
      “终于还是等到她了。”乔恩大笑数声。
        山岗上的兰向下望去,脸上欣喜的笑容逐渐消失,变为恐惧,变为惊异,又变回了欣喜。
      “迪诺!”兰也大叫了一声。语气中满是欣喜。由衷的欣喜。
        迪诺纵声长啸,几滴晶莹的泪珠又顺着脸颊,滴在地上,渗进了大地。
        其余的人并不明白怎么回事,只是虎视眈眈的看了看兰,又不解的看了看迪诺。只有夜面,脸上的神色愈是得意。
        突然,雷闪电般冲向兰,手中的匕首随着双手划出一道红色的弧线。
      “住手!”迪诺大吼一声。
        雷顿了一下,那两道墨绿色的光束满是疑惑,然而她并没有停下,仍然冲了出去。
        兰已经拔出了腰间的宝剑,准备迎战。
        迪诺终于还是出手了。
        右手的龙头法杖高举着。兰已被犹如蛋壳的金黄色笼住了全身。随后,迪诺的身子突然间被一股黑色吞噬,他左手一挥,一片黑红猛然间冲向雷。雷没有想到,刚刚救了自己的迪诺竟会对自己下手。雷奋力一跃,但已躲闪不及。这股黑云犹如一条凶猛无比的毒蛇,咬住了他的右腿,把他拖了下来。雷掉在地上,左腿半跪着,右腿上簌簌的流着血,黑血。
        此时的迪诺,已然闪到了兰的身前。
      “你没事吧!”迪诺满怀关切的问道。
        兰轻轻摇了摇头。一头扎进了迪诺的怀里,泪如泉涌。
        雷慢慢抬起头,不解的看着迪诺。
        迪诺拍了拍兰的后背,又用双手抹去了兰脸上的泪痕。淡绿色的眼眸如不可见底的大海般深情。
        乔恩和卢克已是目瞪口呆。
      “迪诺,你在干什么?”乔恩喝道。
        迪诺满脸歉意的看了看雷,“我只是不想让别人伤害我爱的人。”
        半跪着的雷,闭上了双眼,一阵死一般的沉寂。
        雷举手捂住了胸口,只觉得一阵阵的痛苦从全身袭来。他伸手捂住脸部,疼痛令他难以忍受。一把扯下了面罩。一只手挡住了脸上不停抽动着的肌肉。他绝望的看了看迪诺,痛苦的闷哼一声,双腿跪在了地上,身子向前一倾,扑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
        雷死了。
        雷竟然死了。
        迪诺的脸上尽是诧异。
      “你竟然,竟然杀了雷!雷!”乔恩抑制不住心中的悲愤,放声喊道。
      “不,我没有,我没有杀他。没有!”
      “寒冰——冰锥术!”卢克法杖的一头指着迪诺。几道深蓝色的冰箭飞向迪诺。迪诺下意识的左手一挥,一层金黄色的光晕挡住了冰箭。随后,又是一团黑烟,直扑卢克。卢克举着的法杖顺势挥下,他自己竟被冰封在一块寒冰之内。可这袭来的黑烟,竟然围绕在这寒冰周围,慢慢融化了这坚不可摧的冰层。
        不可思议。这随手的一击,竟然,如此不可思议。
        卢克睁着双眼。大睁着。瞳孔不断的放大,放大,满眼的恐慌。突然间,从卢克脚下,蹿起一股火焰。冰冷的火焰。卢克的嘴唇渐渐张成O字型,却没有丝毫声音从喉咙里跑出来。火焰渐渐爬上了他的双腿,腰,上身,头部。跳动的火焰,隐约掺杂着丝丝黑暗。
        这团火焰渐渐吞噬了卢克的身体。
        只剩下一片灰白色的粉末。
        迪诺愣了愣。
      “血精灵!”乔恩已经怒无可泄了,“你,简直就是个恶魔。恶魔!”
        迪诺心头一震,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刚想开口,乔恩已经冲了上来。如一座山。
        迪诺脉脉的看了看兰。
        迪诺迎了上去。半空中,双手成莲花状,举过了头顶。一团黑烟聚在一起。迪诺奋力向前一挥,这团黑烟扑向乔恩。身形高大的他,侧身一闪,高跃而起,躲过了这一击。
        迪诺一点也不慌张,似乎他并无心伤人。
        乔恩已经红了眼,挥着手中的剑,直奔迪诺。
      “暗言术——心灵震爆。”一团烟雾似一束光直射乔恩,速度极快。乔恩奋力一跃,终是躲闪不及。这束烟击中乔恩的左腿后,竟又散开,笼住了他的全身。乔恩的左腿兀自簌簌地冒着黑血。“噗通”一声,他从半空中跌落下来,单手支着地,半跪着。
        他慢慢直起身子,艰难的站了起来。
        他左腿的伤口慢慢扩大,伤口处糜烂的肉也不断向四周蔓延着。渐渐的,他的整个左腿,只剩下了一滩烂肉。乔恩仍然努力的直着身子,直勾勾的盯着迪诺。
        这腐烂慢慢伸展到了乔恩的全身,爬到了他的脸上。刚才还威武刚猛的牛头人,此时只剩下了一具干尸。他的双眼依然睁得大大的,眼光依然那么犀利。
        迪诺轻哼一声,转过身来,指着夜面。
      “腐蚀术!”
      “哈哈……”夜面大笑数声,“还是让你看出来了。”夜面边说边向前走了几步。
      “为什么要这么做?”迪诺质问道,“雷,是你用‘痛苦’害死的;卢克,是‘献祭’害死的,对不对?”
      “好眼光。只可惜……”夜面看了几眼地面的尸体,“他们都不知道。”

      “为什么要这样?”
      “哦?这个嘛,呵呵!”夜面笑了笑。只见他全身蓦的一震,脸上肌肉不断抽搐着,似乎很痛苦。突然间,她一声长啸。这啸声,凄厉,舒畅,又无比怪异。
      “你,不是兽人。”
        夜面挺了挺身子,右手伸到脸上,撕下了一层皮。随即又褪下了身上墨绿色的皮肤。“没错。我是个精灵。”原本肥胖的身躯变得修长。雪白的长发,飘着。
       “为什么要这样?”迪诺依然一如既往的镇静。
       “为什么?呵呵!”这笑声,得意间掺杂着几丝释放。“要不是我,这幽暗城、雷霆崖、奥格瑞玛最高护卫队的队长,怎会如此不堪一击?你,这银月城的队长,马上就要和他们见面了。”
       “你说什么?”迪诺冷冷的说道。
       “将来,史册中会载入:我,夜面,一人胜了部落四大主城的最高护卫队队长,这会是多么光荣。”夜面得意的说着。
        迪诺无奈的摇了摇头。
        兰向前走了几步。“夜面,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祭司?”
        夜面冷笑数声。“哈哈!你,没有资格和我说话。”
        兰气急了。但她并没有摘下肩上背着的弓箭。
       “这个血精灵,你竟然不杀他,还和他卿卿我我,哼哼!”
       “你……”兰的右手伸到肩上,准备摘下弓箭。左手指着夜面。
       “有谁会知道,大名鼎鼎的兰·风语者是死在我的手上的。哈哈……”
        这笑声戛然而止。
        一个蓝色的身影闪在了夜面身前。
        “迪诺,你回来!你,你不是他的对手!”
        迪诺并没有听到。他只知道:夜面不死,兰就得死。
        他刚才已经和三个人交过了手,而这三人的能力又非同寻常。尽管战斗并不艰辛,但他毕竟消耗了不少精力。
        他此时,并没有多少胜算。
        夜面清楚,他眼前的血精灵是个极具天赋的斗士。他丝毫不敢轻视。
        夜面挡住了迪诺的进攻,向后大撤一步。“暗影箭!”夜面一边后撤,一边进攻。
        但这箭,不是射向迪诺,而是兰。
        这根暗影箭,速度极快,兰根本无法躲避。
        她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一串晶莹的泪珠滑下面颊,闪闪发亮。
        只听“噗”的一声。
        墨红色的血顺着迪诺的后背,滴了下来。
        夜面的脸上终于现出了一丝诧异。“这不可能,怎么可能,这么快。太快了。”
        迪诺的脑子里有些混乱。
        就是这个时候。
        迪诺飞扑上来,把自己的龙头法杖,硬生生的戳入了夜面的胸口。而他的胸口,也插着一把闪闪发光的匕首。
        夜面大瞪着双眼,满眼的不解与诧异。
       “一个人,绝不能低估对手,只能让对手低估。”说完,他拔出了法杖。
        夜面应声倒地。
       “迪诺!”兰喊着跑了过来。
        迪诺本是直挺挺的站着。此时,他已经倒在了兰的怀里。
       “迪诺!”兰低声呼唤着。泪水夺眶而出。
       “兰,”迪诺轻声道,“不要哭了。为我,你不值得。我没事的,会没事的。”
       “嗯!”兰点了点头,眼泪依然不止的流着。
        迪诺轻笑一声。“公主需要保护,也需要爱。我虽然不能做你的王子,可我能做你的武士。”
        兰依然簌簌的流着泪。她的心,很痛。也许,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失去的东西是最宝贵的。
       “没有你,我是活不下去的。”迪诺说着,“可你,千万不要这样。你是大祭司,要好好,活下去。答应我!”
        兰点了点头。眼泪滴到了迪诺的衣上。
       “你不是最喜欢蒲公英吗?红色的蒲公英。还想看吗?”
        兰没有说什么。
        迪诺闭上了双眼,默默的念叨。
        风,轻轻的吹着,拂过迪诺虚弱的脸庞,拂起兰如雪般的长发。半空中,蒲公英缓缓飞舞着。红色的蒲公英,好似一颗颗鲜红的心,漫天飘动。迪诺欣慰的笑着,脸上,稀稀疏疏的落着一些蒲公英,更增添了几分英气。兰的身上,早已粘满了红色的蒲公英。可她浑然不觉。两眼脉脉的望着迪诺暗淡无光的双眼。
       “你后悔吗?”兰突然问道。
        迪诺笑着摇了摇头。“不后悔。”
       “为什么?”
       “因为我活过了。为你,活过了。”迪诺一脸的满足,“一个人若连活都没活过,那才是最可悲的。可我已经活过了。我不后悔。”
        兰的眼泪犹如决堤的江水,涌出眼眶,红色的蒲公英,舞动着,好像含着鲜血的眼泪。
       “还记得那天,我离开吗?”
       “嗯!”兰点了点头。
       “为什么,你不理我,连再见都不说!”
       “我怕。我怕自己会和你一起走。”
        迪诺笑了笑,又摇了摇头,没在说什么。
        蒲公英依旧漫无目的的飞着,风怎么刮,它们就如何飞。
        总会有尽头的。
        迪诺满脸的笑容。
        兰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迪诺走了。笑着,离开了兰,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天,傍晚。
        清澈的湖水中,鱼儿轻快的游动着,湖水泛起一圈圈涟漪。地平线上的夕阳,痴痴的望着大地,把整个大地染得一片通红。
        湖边,依稀坐着两名精灵。
        女精灵缠绵的依偎在男精灵的怀里,闭着双眼,满意的享受着这一刻。
        男精灵抚摸着女精灵的长发,满脸怜意。
       “如果,有一天,你自己要出去闯荡,而你只能带一样东西,什么都可以。你会带什么?”男精灵问道。
        女精灵调皮的笑了笑,“那还用问。”她紧紧的抱了抱男精灵。“当然,当然是你喽!”女精灵似乎有些害羞,脸颊微微一红,低下了头。
       “那你呢?”女精灵不好意思的问道。其实她根本不必再问。她早已明白,他是爱她的。而答案她也是知道的。只不过,她想听,听他亲口说出来。
        她闭上双眼,紧紧的抱着他,笑着。
       “我?我绝不会带你。”
        女精灵大吃一惊。他并没有想到,那个期待已久的答案竟会如此。但她依然抱着他,眼里含着将要流出来的泪水。
       “因为那太苦了。我不想你受苦。”
        女精灵终于还是哭出来了,更多的是欣喜。
        她又紧紧的抱了抱他,他也笑着,抚着她的背。
        这种感觉,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够体会。
        她抱着他,满足的哭着,笑着。
        他做到了。
        可她呢?

(完)

如果您想抒发长久以来憋在心里的《魔兽世界》感言或故事。
如果您想让您的作品立刻给数百万《魔兽世界》的玩家看到。
如果您想在一个最权威的平台发布《魔兽世界》的精品佳作。
请马上登陆《魔兽世界》全新的玩家投稿系统 article.wowchina.com ,这里是您创作的家园

魔兽世界

进入专区>>
  • 游戏类型:网络游戏
  • 开发公司:暴雪娱乐
  • 运营公司:网易游戏
  • 发行平台:PC

你对该游戏感兴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