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做家务说起 聊聊守望先锋的游戏环境

  1. 做家务和玩守望有什么共同点?

  当研究者们询问丈夫和妻子他们分别承担了多大比重的家务时,妻子们会说:“你在开玩笑吧?我几乎承担了所有的家务,至少是90%。”丈夫们则会说:“实际上,我做得很多,大约在40%左右。”尽管不同的夫妻说出的具体数字不同,但其总和都会较大幅度地超过100%。

  这会诱使人们推断这些夫妻中至少有一人在撒谎,但更有可能的是,每个人都按照对自己有利的方式进行回忆。

  ——《错不在我》

守望先锋

  大概总结一下:

  - 团队中的合作者容易处于一种“当局者迷”的状态,他们认为自己对功劳的评估合乎事实,实际上却夸大了自己的贡献。如果要求每名合作者都以百分比形式评估自己的贡献,其总和通常会超过100%,达到120%~140%左右。

  - 团队越大(合作者越多)夸大贡献就越普遍。随着论文合作者数量逐渐增多(从3人增加至6人),作者自我宣称的贡献率总和也会节节攀升,大致从205%上升至260%

  - 如果团队成员只考虑自己贡献的话,那么他们所宣称的总贡献率(114.8%)便会高于那些首先被要求先考虑他人贡献再考虑自己贡献的小组(102.6%)

  上面这种团体一员倾向于过高估计自己对团队贡献的现象,在心理学中早有界定,它被称为夸大贡献(over-claiming credit)。夸大贡献可能仅仅是因为人们将关注点集中在自己而非他人身上引起的,是自我中心主义(egocentrism)的怪癖。

  事实上这样的“怪癖”才是正常的心理,而关注点时刻在别人身上,贬低自己夸大别人的,估计都变抑郁症了。

  分功如是,分锅也一样。对于守望来说,什么演员、信仰、毒瘤,其实只是想表达“错不在我”而已。守望的游戏是主视角的,很难观测到队友的全部行动;团队规模又是6个人,相对其他4-5人的FPS,可能更加容易产生矛盾。要是让守望6个团队成员评估一下自己的贡献,总合估计会突破600%……

  Jeff曾经天真地说“花这么多时间在惩罚没有体育精神的玩家上让我们很失望……我们被迫花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去监管整个玩家群体”,这完全是不对的。赢了不争功,输了还抢锅的玩家,由于在原始部落中分不到肉吃,早在百万年之前已经差不多死绝了。游戏开发者必须要考虑到建立一个正向的反馈机制,而不是依赖于玩家的自觉。果然此后时间不长,Jeff开始了一长串的打脸……

  - 2017-8-30,Jeff: “花这么多时间在惩罚没有体育精神的玩家上让我们很失望……这是“我们,整个守望先锋玩家群体的问题”,而不仅仅是一个“守望先锋开发团队的问题”。更好或更坏,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 2017-10-27,Jeff:“在这方面我们的改进非常多,被制裁的玩家数量也持续上升。……请继续使用举报系统。我对你们发誓,它是有用的,我们真的很认真在改进它。”

  - 2017-11-07,Jeff:“这就不是一件小事……但我们正在加大处罚力度。我们已经很努力地尝试,尽可能多地把恶劣行为挤出这个游戏”

  - 2017-11-08,暴雪:“将使用机器学习来识别外挂、演员以及挂机送人头行为”

  (然而不要真的以为这里面就没有玩家的问题了,不然为何国服的问题更早更多?国服玩家心理更加“正常”而已)

  2. 有什么可以克服自我中心主义,帮助改善游戏环境呢?

  以为我会说出个记分板看队友数据?没啥大用的,有了记分板你也只会看到自己的好和队友的差。

  其实,和做家务写论文不同,守望是一个直接对抗的项目。守望一局可是有12个玩家,并不是只有你和你的5个队友。为何只关注队友坑不坑,不去关心对手强不强?从总体看,同一分段就那么些人,难道和你匹配到一起了就戏精奥斯卡,匹配到你对面就OWL总决赛了?对于很多人来说,要是能把关注队友的精力分一半出来放到关注对手身上,队内的争执会减少一大半,分也能上一大截。

  有意无意的,守望本身已经有一些关注对手的机制,比如游戏时候按Tab可以看到对面谁on fire了,赛后最佳也是从12个人里面选出来的,点赞环节也可以看到对手的表现等等。如果连续竞技冲分的时候,能够多关注这些信息,会有助于自己心态的调整和稳定。对于个人玩家来说,在游戏时的交流也可以多说一点对手,少谈一些队友。对面谁比较强、谁比较弱、谁比较激进容易针对等等。此外,我还有个小提示:每一波团战输掉,趁大家想开始分锅之前,可以抢先报一下刚才对面用掉了XX大,XX大和XX大 仿佛赚了100万 ,诱导队友往对手和接下去团战的角度思考问题。

守望先锋

进入专区>>
  • 游戏类型:竞技游戏
  • 开发公司:暴雪娱乐
  • 运营公司:网易游戏
  • 发行平台:PC

你对该游戏感兴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