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采访:职业生涯的目标是世界冠军

  加盟Team Liquid后,北美著名ADC选手Doublelift接受了外媒Blitz esports的采访,谈及了为CLG、TSM和TL三支战队效力的不同的感受。

  1

  Q:CLG、TSM和TL这三支战队有什么不同的战队文化么?

  A:虽然CLG存在很多有目共睹的问题,但是队伍的潜力是巨大的。队伍文化我认为一直存在着。只到我们在S5麦迪逊广场花园夺冠,在那之前队伍里所有人都想着:在默默无闻了这么久之后,我们要开拓属于自己的王朝了。 虽说当时压力很大,但是因为有Aphromoo在,你们都知道他是个有趣的家伙,日子过得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吧。但是从夏季赛夺冠后我觉得队伍的氛围就有点失调了,我打了这么多年,早已把自己看作CLG的一份子了,我能感觉出来队伍在赢得夏季赛冠军后,之前堆积的压力全都不见了,像是瞬间失去了奋斗的目标一样。

  S6的时候我来到了TSM,TSM的队内环境可以说是非常刻苦,更何况队里有Bjergsen这么一个可以让队友变得更好的人。拿Hauntzer和Svenskeren举例子吧,他们春季赛刚入队的时候表现得不怎么好。而我在加入TSM的时候实力已经够强了,所以我和Bjergsen可以很轻松的carry队伍,在那个时候我和他是队伍里的主要Carry点,但是跟他合作还是让我有了很大的进步,而且你们还可以去看看Svenskeren和Hauntzer现在的表现,就知道Bjergsen为了队伍的提升付出了多大的努力了。

  至于Biofrost,我认为Bjergsen教给了他很多关于掌控中路的技巧,同样我也把自己关于打下路的一些经验和配合的方式告诉了他。可以说,有Bjergsen这么一个伟大的队友是件很幸福的事。我不会说Bjergsen是让TSM取得现在成就的唯一原因,但是我会说,他是那个可以让队伍里所有人都热情高涨、埋头苦干的主要动力。我觉得TSM认真训练的程度已经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了,具体点说就是我们去年的日常已经让人觉得很不舒服,这也是我今年选择休息的部分原因,当时的我实在难以在如此高强度的环境下坚持下来,现在的话我感觉好多了。

  TL是个很有趣的战队,队里面的气氛很放松,每个人都很友好,但是我觉得唯一缺少的就是那种不停努力、提高自己的氛围。具体点说就是教练促使着你去进步,然后每个人都在尽力做到最好,而且队里面会有人勇于站出来告诉其他人哪里存在着不足,从而让大家变得更好。

  1

  Q:你刚刚提到了Biofrost,你觉得自从合作以来,他现在已经进步到一种什么样的地步了呢?

  A:当他打第一场比赛的时候,我说实话他只有技术,没有动脑子,但是他的直觉很棒。Biofrost是一个言语温和的人,而且他对于别人给他的建议和要求都虚心接受,并且勤奋努力的去提高自己。他可能没有很强的创造力,但是他会用自己的方法跟上我们的节奏,而且他在每场比赛都抱着做到最好的想法,这也让我和他能够非常融洽的相处。我觉得和他合作也让我受益匪浅,因为我们两个一直互帮互助,这让我们之间的化学反应变得更好。

  Q:你觉得现在取得的名望影响到你的人际关系了么?

  A:家庭方面我认为没什么影响,至于朋友的话,像我的朋友大部分都是这个圈子里面的人,所以我觉得影响也不大。不过我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我现在的成绩和名声,我是不会遇到我的女朋友的,和她在一起很开心,而且她不是那种因为我很有名才来接近我的人。所以我觉得如果没有这些成就的话,我现在拥有的这些也就不复存在了。

  Q:有没有过既能做直播、又可以参加LCS、还可以有个人自由时间的想法呢?

  A:说实话,我现在不太看重金钱了,它对我来说没什么价值。我现在只想让自己变得更好,然后赢下世界冠军。有自由时间是很棒,但是和赢下世界冠军相比,这种想法不值一提。和我女友或者和朋友在一起是很开心,就像过去五个多月我一直在做的那样,然而到头来我也只能说自己变得更有钱了,生活更有趣了一点,但是我还是没拿到什么像样的成就。或者说我的YouTube或者Twitch的订阅量又增加了,然而又有什么用呢?我还是没有拿得出手的成就。

  Q:如果你夺得了冠军,你是会想着见好就收,还是选择激流勇进?

  A:如果北美赛区能拿到世界冠军,那就太疯狂了。我不知道到时我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我可能会在那个时候迷失了自我,毕竟我为这冠军头衔奋斗了六七年了,这是我职业生涯的终极目标,我不知道我在那个时候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1

  Q:为什么你会想继续留在TSM?

  A:这是有很多原因的,首先,队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我最亲密的朋友,我们一起经历了许多,而且他们每个人都干劲十足,和他们共事的日子是我最享受的一段时光。说实话,去年我们的阵容是最有希望夺冠的。另一方面Reginald经常和我分享一些他的见解,我记得当我刚来TSM的时候,我说,我想赢得世界冠军,他说:“好巧我也是。”可以说,我们两个志趣相投,而且Reginald永远会保持乐观积极地态度让一切发生。他是战队的拥有者,但是他却会把自己的名字写到选手的大名单里,他可以放下那些复杂的管理事务,然后埋头帮助教练团队做好分析工作,因为他实在太在乎这支队伍了。虽然有的时候大家在谈到北美赛区夺冠时会笑说这个想法太疯狂了,因为北美的队伍从来没打进过半决赛,最好的成绩才是八强。但是我所看到的是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在为了最终的目标而奋斗,这同样也是我愿意留在TSM的一大重要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