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杀武将列传 恶斗卧龙之司马懿

东征西战,或攻或守,轻重缓急,收放自如


  今贼众我寡,贼饥我饱,水雨乃尔,功力不设,虽当促之,亦何所为。自发京师,不忧贼攻,但恐贼走。今贼粮垂尽,而围落①未合,掠其牛马,抄其樵采②,此故驱之走也。夫兵者诡道,善因事变。贼凭众恃雨,故虽饥困,未肯束手,当示无能以安之。取小利以惊之,非计也。
  ——《晋书·宣帝纪》
  上庸城三面阻水,达于城外为木栅以自固。帝渡水,破其栅,直造城下。八道攻之,旬有六日,达甥邓贤、将李辅等开门出降。斩达,传首京师。
  ——《晋书·宣帝纪》
  ①围落:藩篱;借指防卫,防备。
  ②樵采:打柴;此处指打柴的人。

三国杀

  曹叡即位后,司马懿开始由镇守后方改为统兵前线,但和《三国演义》不同的是,司马懿负责责荆州一带的军亊,对手主要是东吴。一上任的司马懿便遇上了以为曹丕新死有机可乘,进攻襄阳的孙权大军。结果轻松地打败了不懂军事的诸葛瑾,并斩了吴将张霸。紧接着便是平定孟达谋反。
  这里和《三国演义》也有不同,实际上孟达谋反是在诸葛亮第一次北伐之前。孟达降魏很受曹丕信任,然而曹丕死后,继位的曹叡对孟达一直都有疑心。孟达也感觉到危机,后便不断和诸葛亮通信。纸哪包得住火?结果被同僚申仪告发。事情穿了,孟达还气定神闲,认为驻扎在附近(荆州北边)的司马懿若要讨伐自己须先上表曹叡,等待答复后才能来攻,往返一月,防务便都准备妥当。然而司马懿的见识岂是这庸夫所想得到的?他“倍道兼行”,八天就到达了并发动猛攻,前后不到半个月便拿到孟达的人头。司马懿行事习惯斩草除根,将孟达部下上庸一带宗族七千余家尽数迁往万里之外的幽州,从而彻底将孟达的余党清理掉。
  司马懿深通兵法,能因时制宜、随机应变。对付孟达用的是急攻,而对付公孙渊则恰恰相反。公孙氏盘踞辽东已经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而又以公孙渊最不安分,数次勾结孙权且妄自称王。然而时至明帝一朝,魏国国力稳步上升,曹睿决心下力气把公孙氏连根拔起,于是发兵四万,以一年为期,让司马懿放手去干。
  起初,部下们都质疑司马懿这次的用兵手法,都把这次和灭孟达作比较,司马懿便分析说,孟达兵力少而粮食却能支撑一年,魏军兵多却只有不足一个月的粮食,当然是要急攻的。而这次公孙渊的部队比魏军多,但粮食却不及,当然是要以补给拖垮他。难得的是在千里之外的曹叡十分信任司马懿,不理朝臣建议,纵有大雨亦不召令回军,反而源源不断地送上粮食。君臣同心,最终击溃公孙渊。而司马懿再一次展现其豺狼本色,将辽东城内十五岁以上的男子全部杀死。
  司马懿用兵之法已属上乘,孟达、公孙渊之流当然不是他对手,然而,人不可能一直都一帆风顺,司马懿也遇到了他一生最棘手的劲敌——卧龙诸葛孔明。
棋逢敌手,恶斗卧龙
  五月辛巳,乃使张郃攻无当监①何平於南围,自案中道向亮。亮使魏延、高翔、吴班赴拒,大破之,获甲首三千级,玄铠五千领,角弩三千一百张,宣王王还保营。
  ——《汉晋春秋》
  因谓诸将曰:“亮若勇者,当出武功,依山而东,若西上五丈原,则诸军无事矣。”亮果上原,将北渡渭,帝遣将军周当屯阳遂以饵之。数日,亮不动。帝曰:“亮欲争原而不向阳遂,此意可知也。”
  ——《晋书·宣帝纪》
  帝弟孚书问军事,帝复书曰:“亮志大而不见机,多谋而少决,好兵而无权②,虽提卒十万,已堕吾画中,破之必矣。”
  ——《晋书·宣帝纪》
  ①无当监:官名,无当飞军的统帅。无当飞军是诸葛亮在征服南中后,利用当地少数民族组建的劲旅。
  ②权谋。
  虽然在史上诸葛亮没有演义里那般神奇,曹真、张郃就已经能将他击退,但诸葛亮无疑还是司马懿一生中最大的劲敌。司马懿并没有一开始就负责西线的防务,而是在曹真死后才正式把抵御诸葛亮进攻的这个重任接过来。而面对享有盛名的卧龙先生,司马懿却也多次受挫。
  当时富有作战经验的张郃提出应当分兵驻守雍、郿二城,而司马懿却反对,认为张郃的建议是在前部能独当敌人的前提下才可以实行,否则分兵反而会被擒,拒绝了张郃。然而诸葛亮在打败郭淮、费曜并大肆收割庄稼之后便和司马懿在上邦的东边遭遇,这时并没有分兵的司马懿却不敢出击,诸葛亮便退兵,司马懿一路紧逼,在卤城追上了却还是不敢战。对此张郃十分反对,认为一边驻扎防守,一边分兵迂回袭击其后军是最好的办法,像这样追击,追到了又不敢战,无利可图且非常打击军队的士气。果然其他战将都纷纷请战,司马懿终于下定决心和诸葛亮大战一场,先派张郃攻打最为棘手的何平(即王平,所统率的“无当飞军”是从南蛮中征募的精锐,最为难缠),自己则进攻诸葛亮的主力部队,结果张郃未能攻下王平,司马懿却已被诸葛亮打得大败,许多军用物资都丢掉了,真正是“丢盔弃甲”。
  这一战令司马懿深刻地认识到和诸葛亮作战绝对不能抱侥幸心理,还是乖乖地防守各处险要,拖垮敌人为最上策。其实在对付诸葛亮这方面,张郃是很有经验的,所给的建议也很正确,可惜司马懿并未采纳,而他自己判断和诸葛亮正面交锋胜不了,所以才有追到又不敢战的窘况,最后却因将士请战之心热切,自己也拖着侥幸心理,结果遭到大败。
  诸葛亮粮尽退兵,司马懿又不听张郃建议,硬是命令张郃去追,结果中了埋伏,张郃中箭身亡。对于这一战,司马懿一改往常的冷静,取面代之的是极其莽撞的态度,不由得令人起疑。有一说法是司马懿借诸葛亮之手来害死张郃。其时大魏五子良将只余下张郃,对魏国忠心耿耿,是司马氏的绊脚石,这样看来这种说法确也有其可取之处。
  三年之后,司马懿就老练得多了,单是从诸葛亮的行军方向已经看出战局。诸葛亮不向东出武功,反而西上五丈原,是出于稳妥的战略,因为他已作出长期作战的准备,却也正好中了司马懿的下怀,因为魏军就是利在不战。结果双方僵持了数月,诸葛亮法宝尽出,连送女人衣服这样的招数都使出了,可见其黔驴技穷,司马懿则一一海量包涵,收下女装,并用千里请战的方法拖延,借助曹叡的圣旨遏制军心动摇,轻易破解了诸葛亮的最后一计。结果,星落五丈原,知名天下的诸葛亮便被拖死了。
  在《三国演义》,神人诸葛亮当然不只送女装这么简单,最厉害的一招莫过于在上方谷伏击司马懿,这一仗差点儿要了他的老命。诸葛亮同对付藤甲兵一样在谷中埋下火器地雷,然而却被一场大雨毁了。要知道演义中的诸葛亮呼风唤雨,又善于观星,却在这么关键的一刻失准!可知司马懿才是天命所归,任你孙刘曹三家如何努力,最终还是要为他人作嫁衣。因此《三国杀》设计师赋予司马懿一项威力强大的技能【鬼才】。判定牌在《三国杀》中象征了命运,而司马懿却具有逆天改命的本事,任你诸葛亮如何观星,观出来的牌还是要被司马懿改掉的。这个技能不但贴合司马懿本身,还很贴合司马与诸葛这对宿敌的关系,真可谓是高水准的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