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没有对错,只有成败(05)

  澄清

1

  千面虎没想到多情郎居然这么护着花无谍,他更没想到多情郎还是花无谍现实的(男)朋友,于是就只好转移话题,连赔不是说,“哎哟!多情兄别生气,我只是随便问问嘛!要不改天我请客?到时你带上花弟妹,我再当面赔不是好吧?”

  “这……这事以后再说吧!我先去安抚老婆,她心情非常不好了。”多情郎不愿多说,为的是自己前面撒了个大谎,其实他现实根本不认得花无谍,这会他还得赶紧去找花无谍打个招呼,否则穿帮的话,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刻不容缓,多情郎扔下身后还在碎碎念的千面虎,拔腿就朝南郡城奔去,他记得花无谍说过不开心时就会坐在荷花池边发呆,只是这次任凭他再怎么找,甚至将整个荷花池都翻遍,也不见了花无谍的影子,急得他私聊直嚷说,“老婆,你在哪?快说话,我找不着你了。”

  “老公,我在媒婆这。”花无谍低声回道,多情郎心一紧,急说,“啊!你在媒婆那做什么呀?该不会是想休了吧?”

  “正是,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我更不想连累你挨骂了。要不你来休了我吧?或许这样谣言就可以停止了呢!”花无谍无可奈何道,多情郎连滚带爬地冲到她身前,喘着粗气,连哄带求说,“老婆,别这样好不好?我不怕挨骂,我说过要好好照顾你,我绝不会中途扔下你不管,我更不会一结婚就离婚的。”

  “可是敌帮辱骂,自己帮又猜忌,这样下去我们的名声迟早都要被他们搞臭的……”花无谍开始泣不成声,急得多情郎直打转,他转了半天,终于有了对策,灵机一动说,“老婆,行了,我有法子了。你等下……”

  “千面兄,不好意思,我要退帮了。”多情郎此话一出,惊得千面虎满头大汗,随之他便焦虑不安地问说,“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要退帮呢?”

  “千面兄,帮里有人听信敌帮的谣言,背后对我老婆指指点点,搞得我老婆不开心闹离婚,为了哄回老婆,我只有放弃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多情郎直言不讳道,千面虎听后暗嘘口冷气,跟着就在帮里发号施令说,“大家都在吧?有件事我得声明下,以后不许大家再非议花弟妹,因为她是我……现实的朋友……”

  “哇!不是吧?原来花富婆是老大现实的朋友呀?”

  “老大,你太不够意思啦!请问花富婆是你故意安在敌帮的眼线吗?”

  “花富婆长什么样?有照片不?发个到群里来瞧瞧哈!”

  “是啊!我也想看看小富婆了。”

  …… …… ……

  “安静!大家都稍安勿燥,花弟妹是个大美女,不如我抽时间办个刀剑聚会,到时大家不就看见了吗?哈哈!”千面虎早有办刀剑聚会的想法,只是他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公开说,当然如果他现在不说这件事,只怕就平息不了这场内讧呢!

  这下好了。花无谍没有闹离婚,多情郎也继续留在《英雄无畏》效忠,而帮里成员们再没有说三道四,而是拼命地为帮出力,只待聚会时争个好颜面。

  半年后,即2007年端午节(公历2007年6月19号)这天,千面虎在A市,也就是他电子工厂附近的“凯莉酒家”隆重举办了“英雄无畏刀剑聚会”,原定的20桌座无虚席,其实光《英雄无畏》也没有这么多成员参加的,毕竟有的忙,有的离太远,只是其他帮会,包括《湮灭天下》在内都有小部分成员前来凑热闹。

  俗话说得对,好汉不打上门客,即使是敌对帮会的,可千面虎都热情接待,聚会办得很丰盛,刚开始是刀剑茶话会,中午是自助餐,下午漂流,晚上唱K,当然最刺激的还是看花无谍跳肚皮舞了。

  花无谍今天打扮得特别性感,虽然天气不是很炎热,但她却穿着粉红色丝薄吊带短裙,暴露在外的白净皮肤抢足了眼球,又与身材瘦小和其貌不扬的多情郎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好多人,包括千面虎在内,心里都有个疑问,“他们真是一对么?我怎么越看越觉得别扭呢?”

  “千面兄,在想什么呢?是不是累了?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多情郎绕过人群来到紧愣着舞台上跳舞的花无谍发呆的千面虎桌前,略带醉意的千面虎缓过神来,冲满脸疑云的多情郎尴尬地笑说,“呵!多情兄真是艳福不浅啊!瞧!花弟妹才艺双全,堪称风月刀一绝啊!”

  “呵!千面兄过奖了。其实你才是真有艳福呢!可谓万花丛中一点绿了。哈哈!”多情郎提前一天来到A市,所以进过千面虎的工厂参观,发现工人多数为妙龄少女,其中不乏许多相貌出众的。

  只是千面虎却把这事儿给忘记,此时他望望四周都姿色平平的普通刀剑女玩家,回头十分不解地问说,“多情兄何出此言呢?”

  “千面兄,忘了你厂里多美少女吗?”多情郎话音刚落,千面虎就狂笑不止说,“哇哈哈!看来我跟多情兄的口味不同啊!你喜欢青涩,我喜欢火辣……”

  “你喜欢青涩,我喜欢火辣?千面兄这话啥意思呢?该不会是……”多情郎欲言又止,双眼紧瞅着千面虎,从千面虎看花无谍时那种醉眼迷离的神态,他突然读懂些什么,心里冷笑说:好你个千面虎,还以为你是个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呢!原来也不过是个色欲薰心的凡夫俗子罢了。好啊!既然你喜欢,那我就成全你,只是你得付出一定的代价了。

  “多情兄,你都想到哪去了。虽然我千某人都是惜花之人,但也懂得朋友妻不可戏的道理,所以说,尽管我很欣赏花弟妹的才情,但是我绝不会夺人所爱,除非多情兄你……”千面虎欲言又止,随后扶着桌子站起来,跟在座的刀友们简单交代下住宿的事后,又附在多情郎耳边嘀咕了几句,才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千面虎刚走不久,玩家们都相继散去,仅剩下多情郎和花无谍四目相望,“老婆,我们也去睡吧?”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