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黑帮用魔兽洗钱 游戏中的离奇犯罪事件

  每次发生暴力事件这样的悲剧的时候,我们总是能够翻来覆去听到游戏玩家应该受到谴责这样的言论,让所有真正触碰过摇杆(或者知道什么是摇杆)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地想上一想。结论是“不”,游戏并没有让我们变成罪犯--真相是更加诡异的。

  事情貌似就是,在你走来走去,怀着纯真的心情在多彩的虚拟世界中打僵尸或者痛揍别人的时候,另外一些人却滥用同样的游戏来计划着现实中的谋杀,策划庞氏骗局,或者投资在变态的虚拟红灯区上面。不相信这些事情?那么我们来跟你说说吧……

第5种 《第二人生》玩家建造了价值5万美元的城市进行网上性爱

俄黑帮用魔兽洗钱 游戏中离奇犯罪事件盘点

  在游戏《第二人生》中,玩家们可以创建属于自己的内容;他们可以设计自己所控制角色的身体外观,服装,行动模式,动画,甚至所住的地方都可以定制。有商业头脑的玩家会将自己的作品卖给别人,并且如果能够创建出能让数千用户愿意付钱购买的东西,你甚至可以靠玩儿这个游戏维生。不过很显然,现在我们要讨论的是动画性爱。

  《第二人生》中的性爱是一个非常富有活力的产业。《第二人生》可能是唯一一个在官网上将蒸汽朋克主题的同性性爱俱乐部,和专门用作和拟人化的牛性交的小岛列为“名胜地点”的游戏。这可能要归功于那些花费了许多时间给角色编写各种性爱姿势动画的用户,因为这些东西显然并不是游戏原始就附带的。这些用户中的一个就是前水管工Kevin Alderman,他看到了对这种服务的需求,并用像素化的阳具填满了这个缺口。

  Alderman使用假名Stroker Serpentine(这名字听起来像是哈利波特那个无法再接近学校的前任老师),创造了数以百计的《第二人生》角色行苟且之事的动画。上千的用户每个人支付给Alderman相当于现实世界中46美元的金钱来让自己可以装作和这个游戏性交,因为有时候光是靠语音是没法泻火的。这些动画非常成功,以至于当一个德克萨斯的青年想要复制它们然后自己卖出去的时候,Alderman找到了这个孩子,把他告上了法庭,并最终胜诉。但是Alderman最大的成就则更具野心性:他还是这个虚拟世界的性爱首都的缔造者,那就是《第二人生》中的阿姆斯特丹。使用了实景的高分辨率照片,Alderman煞费苦心地重建了阿姆斯特丹城,甚至精细到了有运河,火车站,还有妓女的程度。

  这座虚拟的城市里面挤满了数以百计的商店(其中大多数都专营《第二人生》角色所使用的性爱玩具),还有色情夜总会,当然,也有妓女拉客进行网络性爱。这一切的努力都有价值吗?在2007年,Alderman将“阿姆斯特丹”以5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家荷兰投资公司,这是因为无论是在现实还是虚拟世界当中,性爱总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方向。因此对于这样做是否有价值,我们得说“很不幸,有。”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本文导航
第1页:玩家建造了5万美元的城市进行网上性爱
第2页:北朝鲜通过玩大型多人网游赚得数百万美元
第3页:犯罪集团使用游戏进行暗杀和洗钱
第4页:骗子在科幻游戏中架起巨大的旁氏骗局
第5页:南韩拥有在网游中执勤的网警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