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风史记】从诸葛亮死了以后开始说起

  【第四话 魏延的航路】

  第五次北伐之前,魏延曾经找人给自己占了一卦。

  之所以要找人占这一卦,是因为他做了一奇怪的梦。

  梦见自己头上长出了一个犄角。

  他找了一个叫赵直的人,这个人并非江湖骗子,而是一个职业占卜师。

  赵直,是蜀汉官方的占梦者,大概就是蜀汉的佛洛依德。

  “老赵,你帮我看看,我梦见头上长了个犄角,这是咋回事?”

  赵直想了想。

  “哦,大概是这样吧,将军你平时打仗是不用角的,而麒麟有角也是不用的,这就说明,将军您这次打仗将化身麒麟,敌人会畏惧您而不战自破呀!”

  魏延很高兴地给了他一些小费,然后走了。

  望着魏延远去的背影,赵直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

  “角的构成,是刀子头下边一个用字……头上用刀……魏延,这次你怕是回不来了。”

  第五次北伐最终以彻底的绝望告终,打不通道路,诸葛亮也走完了他的一生。

  然而,诸葛亮的去世,终究不是结束。现在,该是一个新的开始了。

  先来说说魏延吧。

  诸葛亮死后,魏延心情复杂。

  有悲,毕竟是共事好几年的老同事了,虽然不采纳自己的意见,但对自己始终不错,悲伤还是应该的。

  有叹,叹诸葛亮已去,北伐大业却依然处于初级阶段,没啥太大进展,当年诸葛亮北伐前种的桑树,估计已经高了吧?

  忧愁风雨,木犹如此,人何以堪?

  亦有喜。

  诸葛亮死了,现在自己功劳最大,能力最强,怎么也该出头了吧?

  正当着魏延想入非非的关口,一个人找他来了。

  他叫费祎。

  诸葛亮临死前,跟李福说,叫蒋琬替他,蒋琬死后叫费祎替他。可见费祎这哥们应该相当有能力,不是个简单人物。

  “是杨仪派我来的。”

  “杨仪!!!???”

  听到这个名字,魏延立即怒火中烧,什么粗话都想爆出来了。

  杨仪跟魏延,关于他们俩的关系,只能用四个字形容—— 不死不休。

  杨仪本来是荆州人,跟着关羽混,后来关羽北伐的时候,叫杨仪去赵找刘备汇报工作,杨仪当然不肯错失这个留在中央工作的大好机会,于是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跟刘备大谈军国政务,听的刘备高潮迭起,立刻提拔他为左将军兵曹掾并留在中央。

  刘备称王以后,又封他为尚书。当上尚书以后,杨仪人性中的致命弱点就开始暴露了出来——

  “偏执”

  “偏执”,咋听起来,怎么都像是形容魏延的,然而,对于魏延和杨仪这对处处做对,处处不合拍的冤家来说,“偏执”就是他们两个人唯一的共同点。

  面对自己的上司尚书令刘巴,杨仪毫不忌讳的表现出了自己的偏执,处处跟刘巴作对,最后刘巴烦了,把他赶到地方当弘农太守去了。

  一般都说,性格一样的人好相处,其实这是错的。性格一样,不行。两个人都是温和的性格,那确实是可以相处好。两个“偏执”的二杆子,性格确实是一样的,但碰一起整天就剩打架了。

  很不幸的,魏延和杨仪这两个二杆子,就这么碰到一块儿。

  虽然得罪了刘巴,但杨仪运气不错,后来跟诸葛亮混到了一起。

  杨仪这人,也是真有本事的,很快被诸葛亮看上,封为长史,加绥军将军。关于杨仪的能力,史书上有一段精彩的描述 “仪常规画分部,筹度粮谷,不稽思虑,斯须便了。”

  毫无疑问,杨仪是一个管理军队调度以及军需内务的天才。

  后方有杨仪管理军需内务,前方有魏延冲锋陷阵,诸葛亮的日子才能过的稍微舒服点,要不估计连54都活不到。

  魏延和杨仪,本来应该是一对绝配,一个主外,一个主内,打起仗来那应该是得心应手。

  然而,可惜的是,开公司不是打游戏,属下不能像游戏里的机器人一样服从老板的命令。人性的缺憾,最终导致了两个绝配,走向了绝对对立的道路。

  魏延和杨仪之所以会闹到绝对的对立面,原因很简单,也很令人感到哭笑不得。

  在魏延的性格里,除了偏执以外,还有很大的“傲娇”成分。

  从某种意义上说,魏延不过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延既善养士卒,勇猛过人,又性矜高,当时皆避下之。”

  在蜀汉公司里,魏延仗着自己能力强,性气高,平时为公司增加的收益最多,觉得谁都应该让着他,宠着他,于是在公司里,形成了这么一个奇特的现象。

  除了诸葛亮,其他人,平时在公司里走着,看见了魏延,都得给魏延鞠个躬,喊声:“魏哥好!”然后魏延拍拍那个人的脑袋,“小伙子,干得不错嘛!”

  魏延觉得挺美。

  然而,有一个人,他觉得不怎么美。

  这个人就是杨仪。一天,杨仪在走道里碰见魏延。看都没看魏延,直接就过去了,魏延感到很奇怪,回头叫住了杨仪。 “老杨,你咋回事,见了我怎么不鞠躬,怎么不管我叫哥?”

  杨仪冷笑一声:“你算什么玩意啊,给你鞠躬,管你叫哥,下辈子吧!”

  魏延彻底出离愤怒了。

  于是,就因为如此可笑的理由,从此二人就势如水火,不死不休了。

  魏延和杨仪的纠纷让吴国君臣都知道了。

  一次费祎出使吴国,孙权拉着他喝酒,喝了一会儿,孙权醉了,对着费祎开始撒酒疯 “小费啊,哥跟你说,你们这帮糊涂蛋啊,怎么就搞不懂啊,魏延杨仪这俩孙子都不是省油的灯,虽然你看他们俩给公司赚的钱,挣的效益都挺高,回头等诸葛亮挂了,你们谁还管的住他们?不如乘早全弄死得了。”

  我觉得,渣权自己本来也不是什么君子,骂魏延杨仪是小人,听着有点可笑。

  不过费祎这个人还是比较厚道的,平时魏延杨仪吵架时候他没少劝架,于是他跟孙权说道

  “老哥,不能这么说啊,他们俩毕竟就是私怨,也不是英布韩信那样能踹翻天的主,现在是用人之计,他们虽然性格有缺陷,不过能忍就忍了吧。”

  现在,孙权说的话实现了,诸葛亮死了。孙权的话,即将应验。

  诸葛亮死前,让杨仪,费祎负责保护军队撤退,魏延和姜维负责断后。

  并且,他留下了一条遗嘱 “若延或不从,军便自发。”

  这条遗嘱相当重要。他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们后边会说。

  不管诸葛亮的真实意思如何,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 现在的杨仪,掌握了很多人的命运。包括魏延,包括费祎,包括姜维,甚至包括整个蜀汉。

  此刻的杨仪,心中生出了一个魔鬼。

  “亮深惜二人之才,不忍有所偏废也。”

  关于历史上魏延和杨仪,诸葛亮就是这样处理的。看似很公平,很合理,然而,仇恨的种子,却被埋的越来越深。

  对于一个偏执的二杆子而言,他最不能容忍的事情,恰恰就是—— “公平”

  公平?扯淡!!!

  老子最恨的就是所谓的公平!明明我的能力比他强得多,凭什么就得让着他,就得跟他平起平坐,我才应该是最强的!永远是最强的!

  这就是现在杨仪的想法。

  杨仪开始回想起过去军中的种种事情。

  每当杨仪在军中埋头苦干处理着杂乱的军需内政时,魏延却在前方冲锋陷阵,出尽了风头。当战争取得了胜利以后,所有人的鲜花,所有人的掌声,统统都抛给了魏延。而他,已经被遗忘在了一个阴暗的角落里。

  当魏延哈哈大笑地接受众人的祝贺的时候,杨仪此刻,却依然埋头在一堆账本里苦苦算账。

  当大家纷纷让着魏延,宠着魏延的时候,只有他不肯屈服,只有他硬撑着与魏延对着干。然而,没有人支持他。所有人见了魏延,依然管魏延叫哥,依然给魏延鞠躬。然而,从没有人给他鞠躬,从没有人管他叫哥。

  诸葛亮所谓的“不忍有所偏废”,在杨仪眼里,却是对魏延彻底的偏袒。

  想到这些,杨仪心中的黑暗终于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这团黑暗,开始彻底燃烧起来,恨不能燃尽整个世界。

  魏延,我要你死,要你死无葬之地!不……不能只要魏延死…… 我不只要魏延死!我要夺取诸葛亮的地位,夺取他的一切,诸葛亮,明明我比魏延强得多,凭什么你就一直向着他,哼,说什么所谓的公平?哈哈哈哈!扯淡,你明明就是向着他的!

  诸葛亮,我恨你!我恨所有人,我恨这个世界!

  我要掌握最高的权力,让你们所有人跪在我的脚下听我的训斥!

  “在回国之前,尽可能的,搞死所有可能会威胁到我地位的人。”

  我不是最强的,现在,时间已经不允许我去超越所有比我强大的人。

  因此,要站在权利的最高峰,只剩下一条路—— 搞死了所有比我强的人!

  当他们统统下了地狱,我终将加冕为王!

  现在,该是盘算一下,怎么搞死所有人了。

  好,第一个人,费祎。

  “费祎,听着,现在,我命令你,立刻去见魏延,告诉他丞相命令他断后的命令”!

  ……

  好一招借刀杀人。

  以魏延那火爆的脾气,一旦知道自己没有得到军队的指挥权,反而被命令断后,一定会暴跳如雷,那么费祎多半就性命难保了。

  费祎岂会不知?然而,现在杨仪高他一头,没有办法,只能遵命。

  然而,费祎之所以敢去,是因为费祎拥有一个保命的法宝——

  三寸不烂之舌。

  这根舌头,孙权曾经领教过它的威力。

  一次孙权设宴宽款待费祎。孙权这个人,非常喜欢搞恶作剧,在费祎到来之前,他先命令群臣 “等费祎来的时,都给我闷头吃饭,别起来,嘿嘿……”

  一会儿费祎来了,孙权放下筷子迎接,然而东吴群臣却依旧埋头狼吞虎咽。

  费祎知道孙权是刁难他的啊,于是就不客气,笑道 “凤凰飞来了,麒麟懂得吐掉嘴巴里的食物,可是驴子骡马却不知道,依旧狼吞虎咽啊!”

  一句话,说的孙权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下不来台

  多亏同样有三寸不烂之舌的诸葛恪在旁边帮孙权接口道 :“我们种植梧桐,本欲等待凤凰,现下一些甚么燕雀,竟也自称来翔?我们何不弹而射之,让它返回故乡!”

  费祎听了,不再反驳,拿过笔,下笔成文,一会儿就写了一篇麦赋。

  诸葛恪也拿来笔,一会儿写了一篇磨赋。

  二人针锋相对,都是相当有才,因此哈哈大笑,抿了恩仇。

  这就是费祎,舌头和文笔都是相当了得。

  能跟诸葛恪斗嘴不分胜负,哄骗魏延这种大老粗那更是跟玩一样了。

  是杨仪派我来的。“

  ”杨仪!!!???“

  听到这个名字,魏延立即怒火中烧,什么粗话都想爆出来了。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杨仪那个魂淡叫你来干啥?“

  ”是这样的,那个……丞相死了,现在只能撤退了是吧?丞相留下遗言,说请魏将军您和姜维将军一起断后。“

  听到这句话,魏延感到一阵彻骨的寒冷哎……诸葛亮啊,到底,你依然不肯把军队的统帅权交给我……我…… 好恨……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心把军权交给我啊……我真的可以做到,我真的可以啊!

  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我的能力,为什么……

  伤心了片刻,魏延说了一句令费祎震惊不已的话。

  ”丞相死了,但我还在,现在,正应该继续进军!“

  什么?现在正应该继续进军?这句话真是令人震惊!

  诸葛亮死了,按照所有正常人的想法,现在除了撤军,已经没有别的道路。

  然而,魏延居然说应该继续进军?

  他疯了么?不,没有疯,不但没疯,他清醒的很。

  没错,以常规思维来思考,诸葛亮死了,只有撤军一途。

  然而,以逆向思维来思考,

  ”诸葛亮死了,只有撤军一途“

  恰恰也是司马懿的想法!

  司马懿,做梦也想不到,诸葛亮死了,蜀军还会继续进击!

  试着想想,当司马懿和魏军得知诸葛亮的死讯后,一定会兴高采烈收拾铺盖卷准备回家,如果这个时候,魏延突然率领大军杀入!那会怎么样?

  结果不敢想象!

  很可能,司马懿会被当场击毙,魏军会全军覆没。

  接下来,一切都会全部逆转。

  这就是魏延,永远不按常理出牌,永远不按常理思考。

  如果军事界也有梵高,毫无疑问,就是魏延。

  然而,此刻的费祎,已经没有心情来琢磨这位不世出的军事天才的绝世狂想了,他现在需要想的是,怎么保住自己的命。

  ”怎么能因为一个人的死废了天下的事!杨仪算个屁,也配命令我?听着,费祎,现在,找一些人带着丞相的遗体回去安葬,然后你跟我一起带着军队与司马懿决一死战,我一定会杀了他!我要了了丞相的心愿,费祎,你相信我么?“

  魏延那双大眼睛里充满了渴望…… 相信我吧……费祎……我真的可以!

  费祎已经被魏延吓住了,他根本不知道魏延是在渴求他,现在他以为魏延就是想杀他。

  看到费祎那痴呆的表情,魏延以为费祎被自己的奇思妙想震撼了,顿时大喜,他急忙拿过来一张纸,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叫费祎也签了字。

  ”现在好了,拿着这张纸,告诉诸将,你我要联手统率大军,克复中原,指日可待!“

  费祎定了定神,终于决定开始动用他的绝密武器—— 三寸不烂之舌。

  ”好,文长,听着,我相信你,现在,我立刻回去跟长史大人(杨仪)商量,他不懂军事,肯定不会不听你的话。“

  ”好好,费祎啊,我太感动了,这个世界上终于有理解我魏延的人了!“

  费祎出了大帐,骑上马飞一样的逃走了。

  ……

  费祎逃了没一会儿,魏延从迷梦中清醒了过来。

  ”……真的是跟我一条心,会去跟杨仪商量么?明明就是……骗我……骗我的……“

  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都不相信我可以…… 我真的可以……真的……

  两行热泪,从魏延的眼角滚滚而下。

  令延断后,姜维次之;若延或不从,军便自发。”

  现在,该是解释一下这句话的时候,这是解开一切谜底的最终密码。

  有人说,诸葛亮,就是想弄死魏延。

  为什么?因为诸葛亮叫魏延断后,其实就是想弄死魏延,借司马懿之手杀了魏延。

  我觉得,这种说法,是不成立的。因为什么?很简单,断后的不只是魏延,还有姜维。

  姜维和魏延,是一起断后的。

  如果说诸葛亮是记恨魏延,想弄死他,那么不可能叫姜维一起陪魏延送死。

  从三国志的记载中,可以明确看出,诸葛亮对姜维是非常欣赏喜欢的,多次说姜维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即使诸葛亮没有让姜维掌握蜀国大权的意思,然而,诸葛亮认为姜维可以成为蜀国未来的一名骨干将领,这是肯定的。

  为了借司马懿的手除掉魏延,把一名年轻的蜀军未来的骨干将军一起赔在这里?

  除非诸葛亮脑子抽了。

  叫魏延断后,是因为诸葛亮信任魏延。

  要知道,魏军的追杀,一直都不是很犀利。

  王双追,王双死了。张郃追,张郃死了。

  可见魏军的追击,其实是没什么威慑力的。

  以魏延的才能,全身而退没什么大问题。

  那么,“若延或不从,军便自发。”

  关键就是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很多人把这句话想的很复杂。

  比如什么,是诸葛亮想要魏延情绪失控,从而做出不可原谅的事情,借此害死魏延。也有人说是诸葛亮想把魏延扔在这,让司马懿追杀他什么的。其实,这些都是臆想之词。

  如果诸葛亮真的想弄死魏延,何必如此麻烦。直接来一句“若延或不从命,军便杀之。” 简单快捷,还不兜圈子,多好?

  诸葛亮的意思,其实非常简单。

  他只不过是给魏延出了一道展开式选择题:现在,摆在魏延面前的选项有两个。

  A 断后 B 不断后

  如果魏延选了A,那么谁也不能把魏延怎么样。

  如果魏延选了B,那么恭喜魏延,现在魏延又有了3项选择。

  C 带领自己的军队直接回成都去,反正诸葛亮没说魏延不断后便有罪,回去以后顶多处罚一下,没什么大事。

  D 率领自己少的可怜的军队去追杀司马懿,除非魏延脑子抽了,不然不会干

  E 带领自己的军队投降司马懿,从此吃香喝辣,没准还能带领军队反攻蜀国,做个灭蜀英雄

  在诸葛亮看来,魏延多半会选C。如果魏延选了D,那属于魏延自己脑子抽了。

  如果魏延选E,那么对蜀国是一个巨大威胁。然而,诸葛亮依然给了魏延选E的机会。为什么要给魏延这个机会?这是纯粹是出于,一个老上司,对在自己手下拼了半辈子的命一个部属最后的补偿。

  现在,我就把诸葛亮最后的这句遗言,写为一封书信,展示给大家看吧。

  《给魏文长的最后一封信》

  文长啊,我诸葛亮谨小慎微,理解不了你那天才一般的军事想法。

  没错啊,如果按你的想法,我们确实有可能巨大成功。如果我听了你的子午谷奇谋,很有可能我们会夺取长安,但是,我深知,歼灭魏军主力才是取胜的唯一之道,夺取了长安,境况不会有根本改变,所以委屈了你,我没用。

  你想率领军队突杀司马懿……是啊,一旦成功了就彻底逆转了局势……但对不起,我依然不能用,确实,如果成功了,我们就赢了。但这个,风险实在是太大,司马懿的能力鬼神莫测,他被你突杀的几率只有40%,这个险真的不敢冒,万一败了,蜀国就彻底完了。所以,文长啊,想来想去,我真的对不起你,现在,就把这个机会给你,如果你真的选了E,我也不恨你,不怨你。文长,选你想选的,为你自己活一次吧!

  ——诸葛亮 绝笔

  现在,魏延,你可以选了。诸葛亮在天上看着,看魏延要选什么。

  ……

  如果魏延从CDE里选了一个,那么他就不是魏延了。魏延做事,永远不会按照常理!

  永远不会。

  魏延果断选了—— F

  ……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本文导航
第1页:前言
第2页:第一话 子午谷的一场雨
第3页:第二话 诸葛亮和魏延:一对老朋友
第4页:第三话 绝望之战(上)
第5页:第三话 绝望之战(下)
第6页:第四话 魏延的航路(上)
第7页:第四话 魏延的航路(下)